高手猛枓天空彩,高手猛资料,金馬论坛,公开三肖期期准——工农区新闻网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死刑犯王立华最后一夜:拉着民警整宿聊天遗言是给看守所送锦旗

发布日期:2022-08-03 03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5年9月14日早上,天色已经大亮,犯人王立华正精神抖擞地和管教民警说话。

  头天晚上十点半,王立华被带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第四管教室,在管教民警的陪伴下,度过他人生的最后一夜。

  他要想睡觉,民警不会阻止,只不过尽管他杀人不眨眼,轮到他自己死到临头的时候,他根本睡不着觉。

  如果王立华出现这一状况,会是看守所的重大责任事故,看守所早就做了安排,确保王立华在被执行死刑前,能平安度过最后时光。

  刚进看守所的一段时间,他找管教民警寻衅滋事、挑动犯人越狱逃跑,完全是一种滚刀肉的状态。

  看守所民警在采取必要管制手段的同时,也能了解他的心理状态,对他进行了针对性的心理疏导。

  他穷凶极恶地叫嚷,除了母亲、姐姐,以及一些朋友,其他的人在他眼里都只是猎物,随时可杀。

  管教民警知道后没有和他做无谓的争执,而是对症下药,去他的家里进行家访,录下王立华母亲和姐姐的视频给他看,让他狂躁的心能够平静。

  执行死刑前一天,法院又批准王立华的母亲和姐姐,到第一看守所和他见最后一面。

  这个时候,他不再狂躁,对流着泪的母亲和姐姐说他在看守所没有受罪,让她们不要哭,保重身体。

  即便王立华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不会做出过激行为,但还是要把保障措施进行到底。

  晚上十点半,王立华从他的监室被押到灯光明亮、空间高阔的第四管教室。在这里过夜,王立华不会感觉压抑。

  所长孔庆宝和管教队长王绍楷陪王立华度过上半夜,另外几个民警陪他度过下半夜,用交谈来减轻他临刑前精神上的煎熬。

  戴着手铐、脚镣来到第四管教室的王立华,身上换了干净的囚衣,因为刚洗了澡,面色看上去有些红润。

  只要王立华要求不过分,这种时候管教民警一般会顺着他,毕竟是“断头饭”了。

 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,所长孔庆宝来到第四管教室,王立华一见孔庆华,马上笑容满面。

  孔庆宝救不了他,但他知道,他临死前的一些心愿要想实现,都得靠孔庆宝和第一看守所的管教帮忙。

  他对第一看守所的领导心怀感激,倒是出于真情实感,天亮过后就要被执行死刑,他没有必要装。

  孔庆宝一到他面前,他就用戴着细铁链相连手铐的手,从兜里掏出一把大白兔奶糖递给孔庆宝,说他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警察送礼,不算是贿赂。

  这些糖他托管教民警买来,主要就是为了向孔庆宝致谢,他觉得孔庆宝不吃就是看不起他。

  他不想刺激即将上路的王立华,淡定地解释说,大白兔奶糖他也喜欢吃,只不过因为身体原因现在不敢吃。

  吃不吃王立华其实无所谓,他只是想得到尊重,有了孔庆华的这个解释,他才能平静下来。

  孔庆宝不是第一次和王立华谈话,王立华的三观他早就清楚,现在问他是想让他在最后的时刻再疏导下他的情绪,看看他会不会对这个世界有新的感悟。

  这个话题,让王立华垂目若有所思一下,才幽幽开口,说小时候除了妈妈和姐姐关心他,别人都对他不好,老师还不让同学和他玩。

  人的社会属性会让人产生负罪感,找合理性就是为了转移、消除负罪感,歹徒转移负罪感的心理需求特别强烈。

 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开导的必要了,孔庆宝只是静静听王立华说,让他一吐为快就行。

  他自己说,他小时候就抢低年级学生的零花钱,结果抢到手的钱,转身又被大孩子抢走。

  针对校园霸凌,王立华用“以暴制暴”的方式来解决,有一次大孩子欺负他,他捡块砖狠砸了大孩子的脑袋,从此没有人敢再欺负他。

  很多小孩都有当“孩子王”的欲望,王立华无论学习还是品格都没什么闪光点,同龄孩子不喜欢和他玩,更刺激了他当“孩子王”的欲望。

  他家经济条件不算太差,他有零花钱经常买糖葫芦吃,有一次他给一个同学买了个糖葫芦,这个同学就心甘情愿做他的跟班,这让他找到了一种当“孩子王”的方法。

  他开始用这种办法号召一帮小弟,王立华的零花钱不够,就从家里骗,从家里偷。

  家里偷不到骗不到,王立华就去偷老师的钱,偷邻居和小商店的钱,他的名声越来越臭,父亲打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

  有次他偷邻居的钱被邻居告到家里,父亲一脚把他踹到门外,疼得他一个月都没有缓过来。

  偷东西让老师厌恶,同学也不受他拉拢,开始孤立他,他更加厌学,经常旷课、逃学,远离学校他才觉得自在。

  一次,王立华因为偷东西被父亲打,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,最后妈妈在一个桥洞下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变成小乞丐的模样。

  妈妈哭着求他回去,他坚决不肯,说在家他爸把他朝死打,除非妈妈和爸爸离婚,不然他永远不会回家。

  这可能是实情,否则他母亲不会这么容易就离婚。他和姐姐感情很好,多少有些在家暴环境中同病相怜的因素。

  只不过他的家也快被他偷空了,有一次他习惯性翻出母亲的钱包,打开发现只剩下几元零钱和几斤粮票。

  这个时候他隐隐体会到他自己给家里带来的艰难,不过这种体会并没有让他放弃偷钱,只是让他把偷钱的目标,转移到外面。

  小学毕业后,没有学校愿意再收他,妈妈怕他在外瞎混变得更坏,就把他送到工读学校。

  这里有很多和他差不多的同学,他不再感到孤单,还能交流到不少新的偷钱技能,和一些比偷更“诱人”的搞钱方法。

  1995年7月,十七岁的王立华,和几个同伙用菜刀、假手榴弹,去丰台一个浙江商人家入室抢劫,抢得手机等价值两万元的财物。

  他是新来的,要挣表现,活儿干得多,还要被老犯人针对,因为他把其他犯人比了下去。他接受教训,专门干得少,结果也要被老犯人欺负,说他没有完成定额。

  王立华被打怕了,写信给妈妈,让妈妈给他带结核病毒,想患上结核病保外就医。

  在天津附近的茶淀监狱清河农场,王立华服刑到2002年,因表现良好提前释放。

  服刑期间他结交了两个死党,出狱后这两人认他为老大,一起纠集了二十多人,形成一个犯罪团伙。

  他听其他犯人讲,银行金库一般要行长和保卫科长两把钥匙才能打开,记下行长的名字,是想要弄到金库的钥匙。

  在家看着妈妈,他的刀都要出鞘了,最终回想起了那些母亲宠溺他的片段,他终究下不去手。

  王立华讲这件事时,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,反而觉得自己是个柔情的侠客。

  第一次他带着两个同伙,到河北山区从一个老猎人手中,用三百元钱买了一把猎枪。

  要搞制式武器需要大笔金钱,王立华决定先绑票筹集资金,他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富二代身上。

  王立华刚回北京时,有次和几个同伙在一家饭馆喝酒,正喝得兴起,楼上下来一拨人。

  王立华这桌有个家有几千万的富二代,见到楼上下来的人,赶紧起身给其中一人打招呼。

  对方听了王立华的“事迹”,不以为然地说,不就抢两万元钱吗?要是早认识他,他一个电话就能让公安局局长把王立华放了,哪儿用坐好几年牢?

  要筹资搞枪的时候,王立华就决定拿王大亮开刀,不仅要弄钱还要弄人,以解喝酒那天的心头之恨。

  随后王立华团伙顺利在平谷一家发廊绑架了王大亮,向王大亮家索要三百万赎金。

  拿到赎金后,王立华让同伙撕票,用铁链把王大亮勒死,扔进事先挖好的坑里埋掉。

  他们找四个人,交三十万定金预定了一百八十支枪和一些手榴弹,其中有些是折叠式冲锋枪。

  有了足够的火力,王立华一伙开始策划抢金库,不过银行金库防备严密,他们一直没有想到下手的办法。

  钱来得容易,花起来也痛快,王立华一伙都是恶习缠身的人,钱没几个月就快花完了。

  王家刚遭大难,出入小心谨慎,王大亮一伙没机会下手只好放弃,把目标转移到开豪车的人身上。

  2004年2月的一天,王立华一伙在朝阳区一家娱乐场所门口,盯上了一辆奔驰跑车。

  他们思来想去,认为电影明星有钱,人也好认,于是开始留意到一些电影明星经常出入的消费场所。

  说干就干,第二天他们就去三里屯一家电影大腕开的酒吧蹲守,王立华团伙中有的本地人知道,这家酒吧有很多电影明星光顾。

  凌晨两点过,王立华指挥几个手下冒充警察,以查交通肇事逃逸为名,绑架了从酒吧出来取车的电影明星吴若甫。

  特警破窗进入关押吴若甫的房间,歹徒的好几枚手榴弹保险栓已经拉掉——这伙亡命徒随时准备要同归于尽。

  孔庆宝看着王立华吹嘘自己“业绩”的样子,知道他没有忏悔之心,就不动声色地由着他做最后的宣泄。

  等他把从前的恶行说够了,孔庆宝才改变话题问他,对看守所的工作有什么意见。

  他说他进了第一看守所,改变了很多看法,要是早遇到第一看守所的管教,说不定他会是另外一种命运。

  王立华告诉孔庆宝,他被抓后知道必定会被判死刑,一进看守所就千方百计想要逃跑。

  对于作案,他会等到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才实施,但逃跑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他就会行动。

  孔庆宝问他为什么会放弃逃跑,他无奈的说,在第一看守所,连百分之一的逃跑机会也没有。

  王绍楷还和王立华说抱歉,说时间太晚,只买到几个汉堡来满足王立华吃肉的愿望。

  他和他几个一审判死刑的同伙,尽量把上诉时间拖延到最后,无非就是想多活一天算一天。

  王立华的律师想让他做精神鉴定来为他脱罪,他也把精神鉴定当做他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  王立华姐姐来探监的时候,他告诉姐姐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把他鉴定为精神病,就算花五百万也值得。

  王立华母亲让他的律师,以有家族精神病遗传史为名申请精神鉴定,也是事出有因。

  王丽华的姑姑就患有精神病,被鉴定为残疾人,享受低保待遇。他姑姑的儿子,也住过精神病院。

  第一看守所的管教民警,陪伴了他这些最后的日子,他对这些警察有了不一样的感受。

  在快要把王立华押赴刑场的时候,有个管教民警问王立华,如果有来世,他会怎么活?

  王立华这时候似乎忏悔了,他说如果有来世,他会选另外的活法,不会再干那些事。

  法律对王立华做出了消灭肉体的惩罚,管教民警善待他,就算不能让他真心忏悔,也能对他的灵魂有所触动。

  被执行前一天和家人见面的时候,他反复叮嘱姐姐,他被执行死刑后,一定要送给第一看守所一面锦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