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手猛枓天空彩,高手猛资料,金馬论坛,公开三肖期期准——工农区新闻网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春天跟着诗词挖野菜让孩子多识草木之名!

发布日期:2022-06-12 14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现是踏青的时节,也正是吃野菜的季节。这个时候的野菜刚冒出嫩芽,口感、味道都处于最佳状态。

  过了春天,植物随着生长会开始纤维化,代价就是丧失掉口感,所以对于喜爱野菜的吃货来说,春天的短暂珍贵又格外多了一层。

  他喜爱的野菜名目繁多,让人眼花缭乱;还像个贪心的孩子,把野菜堆作满满一盘——应该也是太知道春天的短暂,“清欢”的有限。

  野菜不仅可以饱口腹之欲,带孩子一起认识野菜,也是一个“多识于草木之名”的过程。

  小时候死记硬背了不少古诗,但是对里边提及的东西常常很茫然,比如苏轼说的“蓼茸蒿笋”,比如杜甫诗里说的“藜藿”,比如《诗经》里的“青青荇菜”“彼黍离离”,比如“薤上露”和“莼鲈之思”……

  去年回老家经过榆林,在河边看到的一朵小花,用识花app才知道它叫“藠(jiào)头”,就是古诗里的“薤”(xiè),三国两汉的人早在遥远的1700多年前,就曾目睹薤上的露珠,感慨人生易逝,唱出了挽歌:“薤上露,何易晞。/露晞明朝更复落,/人死一去何时归”——彼时彼刻,感觉真的挺奇妙。

  最早接触的事物是书本,从书本开始认识世界的孩子,很容易陷入一个书本和实际生活、真实世界彼此脱离,无法相互映证的状态。

  清明小长假,带孩子踏青时,不妨尝试着去多认识一些草木、野菜的名字、性状、用途,也可以多积累一些切合目前时令的古诗词,让孩子感受自然的美,也感知从自然而人文,从创造而传承,是怎样一个逐步生发和升华的过程。让成长成为一个缓慢却有余味的过程!

  荠菜的清新鲜美,令人一尝难忘。在各色野菜里,荠菜要是排第二,可能别的不敢排第一。有的地方也管荠菜叫芨芨菜。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荠菜可以“明目、益胃”。《诗经》中说:“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”。苏东坡也盛赞荠菜“天然之珍,虽小甘于五味,而有味外之美”。

  带着锯齿的翠绿荠菜叶在每年的三四月份最鲜嫩,清炒、做汤、做馅儿,都可以(最爱还是荠菜馅饺子🥟)。

  蒌蒿是一种水生草本植物,生长在水边,又叫藜蒿、芦蒿,气味也和艾草相似,有中药味。芦蒿在全国各地皆有种植,相对来说,在南方人的餐桌上更常见一些,是南方初春必食的传统时令野菜。

  蒌蒿有生吃、做汤、凉拌、蒸食等多种食法,最常用的方法是炒食,可清炒,可以和腊肉、香干一起炒,亲测非常好吃,东坡先生诚不我欺😋。

  笋是竹子的幼芽,食用部分为初生、嫩肥、短壮的芽或鞭。出笋期主要在春季。竹笋一年四季皆有,但惟有春笋、冬笋味道最佳,在中国自古被当作“菜中珍品”。

  芦芽是芦苇长出的新芽,也叫芦苇芯,初长的芦芽状似细细的竹笋,所以芦芽也称芦笋、芦尖。新鲜的芦芽只有春天才有,芦芽的采摘期只有十天左右,又采摘不易,所以市场上很少能看得到。

  芦芽吃的时候要剥掉外面的笋衣,里面是长长的嫩茎,呈竹节状,可以和鸡蛋一起炒着吃,也可以做成汤,烹调河豚时用蒌蒿和芦笋做佐料,味道十分鲜美。

  蕨菜被称为“山菜之王”,春天初生的蕨菜嫩叶为蜷曲状,好似握紧的拳头,黄庭坚就在诗中形容为“蕨芽初长小儿拳”,真的是挺形象的比喻。因为这种形态,蕨菜又被叫做拳头菜、猫爪、龙头菜,鹿蕨菜、猫爪子。

  其食用部分是未展开的幼嫩叶芽,虽然始终带着微苦,但新鲜蕨菜入口顺滑,调味后清新爽口,无论是凉拌还是炒食,自有其味觉上的妙处。晒干后,可以一年四季都品尝到。

  但是,蕨菜虽好吃,其中却含有一种叫原蕨苷的成分,特别是幼嫩部分含量更高,而原蕨苷被世界卫生组织评为2B类致癌物,不过在炒或拌之前只要焯一下水(最好是小苏打水)有毒的原蕨苷就会分解。

  (相传周武王灭商后 ,伯夷、叔齐不愿做周的臣子,在首阳山上采薇而食,最后饿死。)

  在《诗经》第一篇《关雎》中,讲述了大约2500年前的荇菜。诗里那个采摘荇菜的少女,令青年男子思慕不已,辗转难眠。少女采摘荇菜的姿态,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  荇菜依水而生,多长在水边湿地。在古代典籍上有说荇菜“嫩叶可食”,“吾乡荇菜,烂煮之,其味如蜜,名曰荇酥”。

  据说现在的荇菜多被用作喂养猪、鸭、鹅等的饲料……但若为了尝鲜,也可慢炖一碗荇菜绿豆粥,品尝千年前的美味。

  马齿苋是我们最常见到的一种“杂草”,但是它被称为“长寿菜”、“天然抗生素”,不仅口感好,还有药用价值。唐代医学家陈藏在《本草拾遗》中写道:

  藜,我们老家管它叫“灰条”,这大概是我见过的生命力最顽强的东西,根极为粗壮,极其影响作物的生长,但它的种子稍微沾一点泥土就可以落地生根,而且最恐怖的是,藜被家畜吃掉之后,种子会留在粪便里,肥施到田地里之后,它就会发芽、生长、繁殖……真的是看不惯它又搞不定它……

  如此顽强的生命力,最能体现野草特性,所以在古代,“藜”经常被用来代称野草。

  藜在春天的嫩叶叫灰灰菜,其幼苗和嫩茎叶可以用来炒肉、煮面条,是古代饥荒年代的救命菜。

  灰灰菜含有卟啉类光感物质,食用后,若受到数小时强烈阳光照射,很容易引起急性光毒性炎症反应,出现皮肤瘙痒、刺痛、水肿等不适,所以不宜多食,而且要注意的是叶片背面为紫色的灰灰菜不可食用。

  藜有坚韧的茎,可以做手杖,古诗词中经常出现的“杖”有竹杖和藜杖两种,藜杖,就是用藜的茎做成的手杖,又叫“杖藜”,是一种就此取材、比较简陋的手杖。

  在国画中,策杖(即拄杖)高士是一个非常常见的主题,《芥子园画谱》中就有各种策杖姿态画法的表述,有曳杖(拖着杖)

  携杖(携带着手杖,跟曳杖有微妙区别,辛弃疾有“佳处径须携杖去,能消几緉(liǎng)平生屐”。)

  倚杖(倚靠着手杖,东坡有“倚杖听倚杖听江声。 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”,杜甫有“唇焦口燥呼不得,归来倚杖自叹息”)。

  莼,英国人称作水盾(Water Shield),我国南方江河、湖泊均有生长。茎细长,紫色,上有浓滑的粘液,春夏季节采摘嫩茎叶食用,其味鲜美。历朝历代的诗人词人都对莼菜是推崇备至,为莼菜作出了众多动人的诗词。

  据《晋书·张翰传》记载,张翰在洛阳为官,一日,其见秋风乍起,怀念起家乡周庄的莼菜、鲈鱼,遂索性辞官回乡,成就了“莼鲈之思”的美谈。

  张季鹰辟齐王东曹掾,在洛见秋风起,因思吴中莼菜羹、鲈鱼脍,曰:“人生贵得适意尔,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!”遂命驾便归。

  受限于特殊的生长环境,莼菜只有在黄河以南的沼泽池塘才有生长,而且多集中在江苏的太湖和杭州西湖。现在随着环境的变化,野生莼菜的产量在逐渐的减少,如今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,现今蔬菜市场上见到的莼菜多为人工种植。

  古人采莼,多直接割取嫩茎。现在采莼一般只取茎上嫩芽细叶,品质要求较高,劳作十分辛苦。

  水芹在南方也被誉为“水八仙”之一,是古人重要的蔬菜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说:

  水芹菜和旱芹、香菜一样也有一股浓郁的味道,但是相对来说味道较淡,单从口感来讲,水芹菜更好吃。

  这是一首春秋时期为鲁禧公凯旋庆功的颂歌,意思是人们在庆功时唱道:“大家游乐泮水滨。我在池中采水芹。”据说古时学子们在进京赴考之前,第一件事就是要到孔庙前的泮池采些芹菜插在帽子上,再去孔庙祭拜,称为“采芹”。

  因有这样一个典故,读书人又被称之为“采芹人”。后来不断拿芹菜来表示自谦,比如李白有

  曹雪芹更是因此自号雪芹、芹圃、芹溪,还在《红楼梦》第十七回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,荣国府归省庆元宵”中,通过贾宝玉之口说出了一副楹联:

  薤(xiè),俗名“藠头”,“藠”读jiào,我们老家叫小蒜。它生于地下的部分有鳞茎,鳞茎和嫩叶可以吃。

  薤(藠头)论关系是大葱、大蒜的亲戚。只是它们身世不同:大蒜是从西亚传入的,薤和大葱都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之物。

  薤在长江流域及以南的区域广泛栽培。食用历史也堪称悠久,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《神农本草经》中,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也对薤有详细描述:

  “薤气如葱,根如小蒜,叶如韭,惟韭叶中实而扁,有剑行,薤叶中空,似细葱叶而有棱。”

  藠头虽然长得像葱蒜,但是没有葱蒜那么辛辣,清炒或者炒肉吃都很可口,非常清鲜,别有风味。😋

  宋玉对曰:“唯,然,有之!愿大王宽其罪,使得毕其辞。客有歌于郢中者,其始曰《下里》、《巴人》,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。其为《阳阿》、《薤露》,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。其为《阳春》、《白雪》,国中有属而和者,不过数十人。引商刻羽,杂以流徵,国中属而和者,不过数人而已。是其曲弥高,其和弥寡。

  小迦音(ID:littlejiayin)喜欢心理学、音乐、艺术的文学专业妈妈,有女儿以后找到了第二个自我,相信跟随孩子可以找到生命的喜悦,享受跟孩子一起重新看世界的过程。

  1 .读书“百变”,其义自见!居家像这位五年级小姐姐一样学古文,孩子喜欢得停不下来!